江苏昆山两家公司被指排污致居民批量患癌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2-29 04:13

  一份来自环保组织的报告,质疑苹果公司在华多家疑似代工企业严重污染居民生活环境。位于昆山新城的凯达电子与鼎鑫电子被指排放污水和废气,造成邻村居民批量患上癌症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两家工厂厂区周围调查时发现,日夜轰鸣的噪音、原因蹊跷的黑污河流以及气味刺鼻的粉尘颗粒令人感觉不适。

  根据这份环保报告,距离凯达电子昆山厂区仅一墙之隔的同心村8组及周边其他组的居民有百余人,截至目前已查出罹患癌症的超过20人,青壮年已纷纷搬离。在凯达厂区不远处,是另一家苹果代工商鼎鑫电子高高的烟囱。一位刘姓居民告诉记者:“鼎鑫每天晚上都要偷偷通过下水道往河里倒废水、向空气里排废气,我们都感觉很不舒服。”

  凯达电子(昆山)有限公司坐落于昆山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内同心村旁的凯达路,与厂区毗邻的,是一所幼儿园、一个居民区以及老村同心村。不远处的鼎鑫电子工厂也紧挨着村里原来的生活用水来源——娄下浜和汉浦塘。加工区和生活区在这里,泾渭分明又唇齿相依。

  昆山市工商部门的资料显示:“凯达电子(昆山)有限公司所属行业为金属工具制造,于2000年12月27日成立,注册资本1750万美元,股东为香港企业凯达控股有限公司,其一般经营项目涵盖设计生产精冲模、精密型腔模、电子专用模具等。”鼎鑫电子“所属行业为电子器件制造,于1998年1月15日设立,注册资本8000万美元,股东系外国企业SMARTIDEAHOLDINGSLIMITED,其一般经营项目涵盖设计、制造、加工计算机、通信、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封装等所需精密线路板等。”

  环保报告中20余人的 “癌症名单”里目前仍在世且住在同心村的村民已屈指可数。名单显示,2000年以来,同心社区共有20名村民患上癌症或因癌症死亡,包括8例肝癌类病症,7例胃癌及5例鼻癌、淋巴癌等。年龄从45岁到86岁不等。

  记者找到名单上罹患胃癌的同心村村民冯杏仙和老伴朱祖平。破旧的老屋里,成堆的空药瓶和厚厚一沓医药清单记载着他们的病痛。记者向他们核实名单上的人名,冯杏仙应允着,“他们每个人我都认识。”

  “名单上的人,要么去世了,要么搬走了”,朱祖平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“想当初我们是一个有一百多个人的老村,现在留下来的25个村民基本上都是60岁以上的老人。”冯杏仙是两年前查出胃癌的,当时她59岁,切除肿瘤花了6万多元,前后总共花了十来万,目前每月药费数百元,对老两口来说,负担沉重。

  鼎鑫电子系台湾欣兴集团设在昆山的生产基地。此前,多有传言称,欣兴是苹果公司在华PCB(印制电路板,重要电子部件)的疑似供应商。

  环保报告中援引的污染地图数据库内容显示,“鼎鑫电子于2005年被评为红色企业,即‘作了控制污染的努力,但污染物排放仍未达到国家污染控制标准或发生过重大污染事故’;2007年该企业被评为黄色企业,即‘污染物排放达到国家标准,但超过总量控制指标或有其他违法行为’。”关于凯达的记录显示,“2006年凯达电子擅自延伸作业,废水未经处理超标外排,曾被昆山市环保局 ‘责令停止擅自上生产线的生产,处罚十万元’。”

  村民陈建明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描述,村边的河叫娄下浜,村后的河叫汉浦塘,以前村民都喝河里的水,还在河里养鱼,现在河水也脏得一塌糊涂了。夏天天气闷热的时候,村里就弥漫着一股酸气,凌晨也经常闻到这种气味。“越来越多的村民患上癌症,肯定与电子厂有关”,陈说。

  “鼎鑫排放废气一般在晚上七八点,有时候也在凌晨”。陈建明指着村前路边的绿化带告诉记者,“以前这底下就是鼎鑫的污水管道,我看见过鼎鑫在这里铺设污水管道并排放污水。”上述刘姓村民也说,鼎鑫偷排废水都是直接通过下水道来进行的,外围一般很难看到。但是夜里排废气之后,粉尘弥漫之严重,用肉眼都能看到马路是灰蒙蒙的。

  对于村民怀疑的刺鼻 “疑似污染物”,这位声称了解工厂内部情况的刘姓村民表示,主要就是来自于清洗电镀后的酸碱废水。环保报告中援引的一份官方就居民举报污染的回复中如此写道:“凯达电子主要产品为笔记本电脑外壳及内饰件,废气主要是喷涂报工段产生的,噪声主要是风机、冷却塔产生的。鼎鑫电子建有三期工程和镀金生产线,废气主要是酸性废气和粉尘。”

  “1993年我们村的土地就被划出去了,地方政府也从未给我们过一分钱安置费,我们村里集体搞的电镀厂也没做下去”,朱祖平说,“这些关于污染的申诉材料,我们送到过环保局、市政府和信访办,到现在也没有给我们任何答复。”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联系了玉山镇党委相关负责人,记者拿出癌症患者名单,宣传科一位丁姓工作人员致电同心社区工作人员,求证名单上的人员姓名,但对方没有给出明确答复,理由是,名单上涉及的村民年份跨度太大,社区负责人已换了好几届,一时难以确认。

  对于这份癌症患者名单,玉山镇党委宣传委员王云飞也表示,自己不清楚。他告诉记者,五六年前,同心村各组开始动迁时,玉山镇政府也提出对同心村8组的村民进行动迁。但是村民认为政府的补偿不够,不肯搬,才一年一年拖了下来。镇里实行的是“吃一还一”的动迁政策,用老房子一个平方换新房子一个平方。“但是村民还不满意,要求的补偿达到了其他地区的双倍甚至几倍,所以政府也没有办法。”王云飞说。

  王云飞表示,为了解决企业排污问题,镇里一直在建设污水管网。今年镇里将建设18公里的污水管网,届时污水将全部完成截流,纳入管道。他承认,污水管网建成前,凯达和鼎鑫的污水的确都排进了河中,2007年还出现过超标排放的情况。“但是绝大多数时候,经环保部门检查,两家企业的污水排放都是达标的。”

  “政府部门也一直在控制两家企业的规模。2008年,鼎鑫还提出扩建要求,政府部门没有批准。”王云飞说。

  对两家电子代工厂流出的疑似污染物心怀担忧的还有邻近小区“万方水岸”的居民和童心幼儿园的部分家长。

  不止一位家长向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在凯达电子方圆3公里之内,都能不时闻到刺鼻的味道,但是由于自己住在工厂附近,只能把孩子送到童心幼儿园。